JS浮动广告
首页 > 新闻公告

创客时代,前途一片湛蓝

来源: 就业指导处 添加时间: 2015年3月24日

 
    “创客”,这个在3月5日“任性”地“闯”入李克强总理所作政府工作报告的词语,如今正“声名鹊起”,受到正在参加全国两会的代表委员们的关注,“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成为当下热门话题。
    在这样的大背景下,多年前发生在大洋彼岸的创富故事被反复提及――当21岁的乔布斯和几个小伙伴在家里的车库里组装了第一台个人电脑,命名为苹果Ⅰ号时,他的人生就被成功创业所定义。随后的几十年,苹果品牌风靡全球,市值超过7700亿美元。2004年,哈佛大学一个叫马克?扎克伯格的默默无闻的羞涩男生开发了一个图片分享网站,瞬间引爆社交圈,短短的几年,扎克伯格就成为全球最年轻的自行创业亿万富豪。
    如今,这样的故事在中国如火如荼地上演着。马云、马化腾、李彦宏,还有那些众多草根创业成功者的名字,见证着发生在这片热土上的一场深刻变化:这个古老而又年轻的国家在“新常态”下正欲甩掉“加工大国”的旧帽子,以虔诚之心召唤国民的创新精神,并以最为优惠的政策为他们护航,整个社会处在前所未有的创业热浪之中。
 总理为大众创业背书
    1月4日,元旦假期后的第一个工作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深圳考察的时候,特别关注了一群类似刚开始创业的乔布斯一样,信奉“造物精神”的年轻人的圈子――创客,并到访了几家创客空间。这被媒体描述为今年以来以政府高度真正关心“大众创新”与“万众创业”的象征性事件。
    创客,是个舶来品,源自《连线》前总编克里斯?安德森创造的英文单词“Maker”,是指出于兴趣爱好,把各种创意转变为现实产品的人。创客空间,也就是指兴趣相投的创客们自发组建的聚集平台。这一创自硅谷的创业模式进入中国后,迅速生根发芽,诞生出像新车间、北京创客空间、柴火创客空间等知名机构。
    在总理到访深圳创客空间后的第10天,即1月14日,他在北京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设立总规模达400亿元的国家新兴产业创业投资引导基金,助力创业创新和产业升级。基金重点支持处于“蹒跚”起步阶段的创新型企业。
    仅仅在14天之后,1月28日,李克强总理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这次会议确定了支持发展“众创空间”的政策措施,为创业创新搭建新平台,强调要培育创客文化,让创业、创新蔚然成风。
    其实,早在去年的夏季达沃斯论坛上,总理就为国家的大众创业行动大胆背书,“要在960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掀起大众创业、草根创业新浪潮,形成人人创新、万众创新的新局面”。
  “新常态”呼唤创新驱动
    为大众创业背书不仅来自国家最高领导层的兴趣和意志,更是源于这个国家自身变革的深刻需求。
    中国经济经过了30年的高速发展,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但一段时期增长速度偏高、经济偏热、过度依赖固定投资增长,并带来环境污染加剧、社会矛盾增加的严峻挑战,也是十八大以前长期改革滞后形成的“体制病”和宏观失衡“综合症”。
    2014年5月,习近平总书记在考察河南的行程中,第一次提及“新常态”,这是中央领导人首次以“新常态”描述新周期中的中国经济。在随后的APEC工商领导人峰会上,习近平总书记首次系统阐述了“新常态”。他指出,中国经济的新常态将“从高速增长转为中高速增长”,“经济结构不断优化升级”,“从要素驱动、投资驱动转向创新驱动”。中国正在自内部掀起了一场自我革命。
    早在“中国经济最困难”的2008年,就有一位学者写过一篇名为《全球经济过冬下的中国经济突围之路》的文章,指出“中国经济必须要从经济发展模式创新的战略高度迅速调整”。在改革开放30多年之后,中国企业乃至中国社会急需一场前所未有的大转型。这样的呼吁在7年后以国家的高度得到了回应。“新常态”正在催生一个全民创新热潮的到来。
  鼓励小微创业、草根创业
    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爱德蒙德?菲尔普斯(Edmund Phelps)在《大繁荣:大众创新如何带来国家繁荣》一书中说,工业化地区创新能力的大小,取决于这个国家的大多数普通人,能够在多大范围以及多深程度上接触并使用最新科技。现在中国政府已经意识到,中国面临这样一个经济新常态:新兴产业、服务业、小微企业作用更加凸显,生产小型化、智能化、专业化成为产业组织新特征。这也是李克强总理深圳之行视察创客空间暗含的深意:中国已经开始重视具有创新精神的个体在国民经济体系中的重要作用。
    2014年以来,国务院常务会议多次研究和部署就业创业问题,多部委相继出台了史上最优惠的政策,保护、鼓励微创新及全民创业。这包括取消公司最低注册资本限制、一址多照、注册资本实缴登记制度转变为认缴登记制度等,这些政策为创业提供了最为坚实的保障。2014年3―10月,新增市场主体为829.16万户,平均每天新增登记注册近3.4万户,其中个体私营经济从业人员达到了2.4亿人,这是井喷式的成长。而且在这一轮的创业浪潮中,创业者越来越年轻,创业空间越来越广阔,并生发出以创业带动就业的新景象。
    毕业于中国人民大学的杨海涛,早在2010年就注册了北京优拓凯胜公关咨询有限公司,尝试创业。“这几年给我的最大感受是,国家扶持像我们这样的创业公司的力度在逐渐增加,企业的税负也在逐年下降。”
    从事业单位到大型央企,再到如今创办公司,杨海涛感觉国家的创新氛围日益浓厚,市场空间也在逐渐扩大。“我们从事的是传播业务,以往只有北上广这样的大城市才有大量需求,但现在三线甚至四五线的小城市,品牌包装、口碑建设的需求也越来越大。”杨海涛打算今年扩大公司规模,将服务送到以往传播公司很少涉及的三四线城市。
  互联网拉平创业机会
    2012年10月,当年以优异成绩考入中央财经大学的朱闯,放弃了一家银行的高薪工作,回到家乡江苏涟水创业。这是周总理故乡淮安市下属的一个县,在江苏属于重点贫困县。
    朱闯的项目是从新西兰进口松木,制造环保童床童椅。他觉得中国人的生活水平提高了,更愿意尝试绿色环保产品。借助互联网销售渠道,朱闯生产的木制儿童床源源不断地销往全国各地,仅去年“双11”一天就销售300多万元。
    像朱闯这样的成功案例多如牛毛。朱闯们乘的正是互联网的便利东风。“如果没有互联网,我也许选择继续在北京发展。但有了互联网,我反倒觉得回乡创业给了我更大的空间。”
    互联网正在拉平以前高大上的创业机会。如今,只要有一台电脑、一根网线,就可以将生意做到全国甚至全球。原微软副总裁、创新工场创始人李开复说,移动互联网时代创业成本很低,三五个大学生,开发一个APP(应用程序),创业成本也就几十万元。“我们的创业环境多么令人期待。”
    如今创业者们,没有几个不是“互联网时代之子”。在创业的过程中,互联网思维已然成为创业“新常态”。
  大学生创业正当时
    在中关村创业一条街,有很多创业咖啡馆,周围高校的很多大学生经常聚在这里,交流创业想法,与风险投资人进行沟通。数据显示,中关村创业人数达到15万人,2014年中关村创办企业超过1.3万家,创业导师1000余人,创业企业吸收各类投资金额达到1000亿元。这些光鲜的数字正在召唤着有理想的毕业生投入到创业大潮中。
    事实上,国家近几年一直在鼓励大学生创业。这种动力部分源于这样一个数字:据教育部的统计,2015年中国高校毕业生将达创历史的749万人,就业压力逐年增大。“毕业即失业”的尴尬处境困扰着很多年轻人。
    为了鼓励大学生自主创业,近年来,中央及各级财政给予了大力支持。对符合条件的高校毕业生在毕业年度内从事个体经营的,按每户每年8000元为限额,依法扣减其当年实际缴纳的营业税、城市维护建设费、教育费附加和个人所得税。对符合条件的高校毕业生自主创业的,可在创业地按规定申请小额担保贷款并享受财政贴息扶持等。
    就在今年两会上,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政府报告中,再一次强调要加强就业指导和创业教育,落实高校毕业生就业促进计划,鼓励到基层就业;实施好大学生创业引领计划,支持到新兴产业创业。这是新一届政府连续两年在政府工作报告中鼓励大学生创业。
    当然,不是每个大学生都适合创业,创业面临各种挑战和困难。全国人大代表孙维的一份调查报告显示,大学生创业者的生存状况并不乐观,有接近七成的创业者目前月均收入在3000元以下,收入过万的仅占1.6%。创业经验缺乏、个人能力不足、资金匮乏、缺乏有效指导是制约大学生创业的四大困难。
    不过青年们正处在历史上最好的创业环境里。北京生产力促进中心高级工程师黄华指出,产业环境的日益成熟,相关政策的支持,互联网应用和电商的普及,为创业提供了多种便利,“现在的青年创业梦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容易实现。”
    1900年,在20世纪的曙光中,戊戌变法失败后梁启超在《少年中国说》极力歌颂祖国未来“前途似海,来日方长”的灿烂前程,鼓励少年勇于创造一个新的中国。今天,梁任公所愤愤不平的旧体制已经烟消云散,唯有“少年富则国富,少年强则国强”的雄音回响在耳边,这将激励新一代“少年中国之少年”投入到创业大潮中。